香山革命纪念馆十件文物背后的故事

2019-11-09 16:12:00 来源:巷口新闻网

在香山革命纪念馆,这枚珍贵的徽章还原了中央机关为了保密起见,代号使用“劳动大学”的历史。了解到香山革命纪念馆正在征集文物,老人决定“割爱”,将劳动大学徽章借给纪念馆展览。香山革命纪念馆文物征集研究部工

新京报(记者罗晓京,张路见习记者)香山脚下的香山革命纪念馆收藏了1200件革命文物。每件文物背后都有感人的故事,见证了那个时代的历史,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革命精神。

■毛泽东从西柏坡进入北京时乘坐的道奇吉普车

象山革命纪念馆展示了一辆1942年的美国道奇军用吉普车。车身短,空间小。驾驶员侧有一个备用轮胎,没有车门,副驾驶位置只有一个间隙。刮水器是手动的,需要通过摇动曲柄来擦拭。这是1949年毛泽东领导中央政府从西柏坡到北平的同一类型吉普车。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率领中央政府离开中国革命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前往北平。当时,在西柏坡村的边缘,一支由11辆中小型吉普车和10辆卡车组成的大型车队准备出发。毛泽东被安排坐在第二辆吉普车上。从西柏坡到北平,道路崎岖不平,车轮驶过,尘土飞扬。然而,毛主席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心中充满了建立新中国的渴望。正是这辆吉普车载着毛主席去北京参加“考试”。

■劳动大学徽章

印有“七一”字样的劳动大学校徽实际上是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官员进出象山的通行证。在象山革命纪念馆,为了保密,这枚珍贵的徽章用代号“劳动大学”还原了中央政府的历史。

在香山革命纪念馆的筹建过程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承担了香山革命纪念馆的文物收藏工作。博物馆副研究馆员乔凌美表示,在采访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设计的设计师赵陈光时,这位96岁的老人意外地掏出了香山“通行证”。得知香山革命纪念馆正在收藏文物,老人决定“放弃他的爱”,并将劳动大学的徽章借给纪念馆展览。

香山革命纪念馆文物收藏研究室工作人员桂邢星表示,1949年2月,香山被指定为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后,为了保密,中央机关设立了三个代号为“劳动大学”的临时办公室。

第一站位于市内珙县胡同15号。它特别负责处理谈判和准备办公室和日常用品。它被称为“老挝筹备办公室”。第二站位于城外青龙大桥。它负责调查社会状况和设立安全机构,处理诸如为中央当局和来北京的人员提供住宿等具体事项。它被称为“老达收发办公室”。第三站是香山住宅,主要负责香山地区房屋的修缮、整理和租赁,被称为“老大招待所”。3月25日,毛泽东等人率领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在香山。

桂邢星说,出于安全考虑,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每一名委员都被授予进出象山的通行证。赵陈光这次提供的劳动大学徽章是圆形的,正面有“7月1日”字样,背面有数字。此外,没有文字或标志,保密性强。

■“杀人犯,你逃不掉”由“四·一大屠杀”善后会议出版。-41幅纪念画

象山革命纪念馆的一扇窗户上显示着“杀人犯,你逃不掉的!”该书于1949年4月由南京学院和大学成立41年的谋杀恢复和治疗委员会出版。-41幅纪念绘画收藏。封面上有虫子,内页发黄。绘画收藏以漫画、版画、图片、诗歌等多种形式反映了“4·1”大屠杀的内容。,再现了一段流血的历史。

1948年秋,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辽沈、淮海、平金战役后,中国革命的胜利指日可待。为了生存,国民党反动派发表了和平声明。为了尽快结束战争,减轻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从大局出发,提出了“惩治战犯”、“废除伪法制”等八项和平条件。然而,国民党反动政府却在玩假和平、真内战的把戏,没有诚意谈判。

1949年4月1日,国民党政府代表团在北平(现北京)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举行和谈。南京的学生选择这一天来表达他们的心声。上午八点多,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戏剧学院等十多所学校的6000多名学生从中央大学游行到国民党“总统府”。游行队伍周围,军队和警察正全力集结,面临严重威胁。学生们高呼“支持中国共产党八项和平条件”、“反对虚假和平”等口号,一路点燃了南京市民的爱国热情。

在回学校的路上,国民党军队和警察与他们作战,打死三人,打伤数百名学生,造成震惊全国的“四·一”大屠杀。这是解放前国民党对学生运动的最大屠杀。悲剧发生后,它在全国,尤其是南京和上海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全国人民要么亲自去医院,要么寄去吊唁、文章或吊唁信,向国民党当局表示愤慨,向学生表示同情。

■“城市生活常识读本”

在解放战争中,大多数军人来自农村,很少有人有城市生活的经历。他们不知道有灯、厕所或交通灯。在现代城市生活中,许多士兵面临着漫长的适应过程。

在穿过长江到达安徽南部的城市后,一些士兵认为电灯是火,所以他们把香烟放在一起生火。一些士兵看到拉动灯绳后灯泡闪亮时感到害怕。许多士兵不使用水、电、煤气和其他设备,而另一些士兵把女厕所当作饭碗。

为了普及教育士兵相关知识,维护城市正常生活秩序,1949年5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政治部出版了《城市生活常识读本》(Common Sense of Urban Life Reader)。

这本小册子的内容既具体又详细。第一课是“行走”。介绍了城市的交通状况,强调步行必须遵守交通规则。“当你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时,当你从街道的一边到另一边穿过街道时,你必须清楚地看到左边和右边。如果汽车和电车之间没有间隙,否则过马路时你会有被超速车辆撞上的危险。”这本书还介绍了城市生活的一般规则,例如如何乘火车和公共汽车,注意公共秩序,如何使用电灯和电话,以及如何防止电击。

■进步日报,1949年4月25日

纪念馆展示了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阅读南京解放报告时的照片。这张照片是许萧冰于1949年4月25日拍摄的。照片中,毛主席坐在椅背上,上身微微倾斜,一只手拿着报纸,一只手放在膝盖上。他的眼睛明亮,带着轻松的优雅。可见毛主席报纸上的四个大字“南京解放”非常醒目,一篇题为“万里河防突然崩溃,南京反动政权灭亡”的报道的右边也清晰可见。

毛主席在1949年4月25日读了《进步日报》。

毛主席非常喜欢的报纸《进步日报》创办于1949年2月27日。该报是根据天津版《大公报》改编的。毛主席亲自登记了。《进步日报》是天津解放后的第一份私营报纸,也是当时解放区唯一的私营报纸。其报纸政策是“以天津为基础,以北方三区为依托,面向全国”。为了宣传党的路线和政策,它在知识界和企业界发挥了特殊的作用。

1949年4月25日,《进步日报》(Progress Daily)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南京解放的报道,包括新华社南京电信、新华社北平电信、新华社南京长江前线电信、进步日报特刊。它主要介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进军、国民党军队的逃跑和国民党军队的崩溃、南京人民和学生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烈欢迎以及城市的稳定。此外,还有关于太原解放的报道,如“太原告诉昨天早上解放守城的敌军,无路可逃”和“太原战役的初步结果”。

■“第一艘渡河船”三角旗

纪念馆展示的渡河运动中使用的木船旁边,有一面被子弹穿透的旗帜。这是“第一艘过河的船”的旗帜文物是由布制成的,长20厘米,宽16厘米。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06团将旗帜授予“前船夫”陈玉华。在渡河期间,旗帜的一个角被炮弹击穿,这成为军队和人民在渡河期间共同努力抗击敌人的重要见证。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到达安徽省省会安庆,长江沿岸的一个重要城市,并进行激烈的渡江准备。在所有的准备工作中,有一项是最重要和最紧迫的,那就是收集渡河船只和船夫。陈玉华在一个渔民家庭长大,当他的家庭以捕鱼为生时,他只有21岁。随着战争的临近,在争取民族解放的大形势下,父亲陈文仪带着儿子陈玉华报名,成为前船夫之一。

渡河前,野战军首领亲自为陈玉华戴上一枚奖章,上面缝着他的名字、年龄和出生地。戴上它意味着他随时准备牺牲。由于陈玉华是这位前锋的主要攻击目标,所以队长还特意送给他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水上英雄,第一艘渡江船,106个团”。

4月21日凌晨2点,第106团下达渡江命令,密集的船只如箭在弦上,直击长江以南。作为一艘前进的船,陈和他的儿子一刻也不敢放松。父亲陈文仪掌舵,儿子陈玉华负责拉帆划桨,用尽他所有的力量把军队送过河去。着陆后,他们不仅受到连续不断的炮火袭击,还受到许多障碍物和地雷的袭击。为了清除后续部队的障碍,陈玉华和士兵们潜伏在烟雾中,小心翼翼地清除了地雷引线。就在这时,一枚炮弹在他们旁边爆炸了。陈玉华血腥无比,“第一艘渡河船”的旗帜被炸毁了。他倒在血泊中,依稀记得后面有士兵用信号灯为大军开路。我们的军队已经成功登陆。

渡江战役胜利后,陈毅元帅说:“渡江的艰苦准备使北方人变成南方人,军队变成水兵,长江变成平阳大道,真是奇迹。”

■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原文

《论人民民主专政》是毛泽东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而写的一篇论文。这也是毛泽东在1949年发表的唯一署名文章。香山革命纪念馆的组织者积极寻找文物,然后从报纸收藏单位收集了121个版本的《论人民民主专政》(On People Democratic专政),包括8个外文版本(英文、法文和俄文),全部陈列在展厅里。

中共中央驻香山时期是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时期。也是毛泽东忙于工作、思想活跃、精神旺盛的时期之一。在此期间,毛泽东作为理论家、思想家和战略家的综合能力在为新中国做准备时达到了顶峰。

1949年4月下旬南京解放后,全国革命形势发展迅速:军事斗争取得基本胜利,全国各族人民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经济“四面八方”政策得到明确,对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的外交“片面”政策逐步形成。6月中旬,新一届协商会议筹备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加快了新中国的筹备步伐。半个月后,历经沧桑的中国共产党将迎来28岁生日。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总结建党以来的历史经验,从理论上澄清新国家的概念,系统地宣传党和国家的内外政策,已经成为一个经过长期革命考验、即将在全国执政的党的必然选择。就在这个时候,毛泽东开始写一篇纪念文章。

6月24日,毛泽东写信给他的秘书、新华社新任社长胡乔木,安排他写一篇纪念7月1日的文章,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胡乔木把这份工作交给廖龙歌,廖很快写了一篇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28周年的文章给胡乔木,胡乔木读了这篇文章并把它交给了毛泽东。由于提交人不了解CPPCC筹备过程中的一些总体情况,特别是需要关注当时的人民民主专政,因此他无法撰写这方面的任何内容。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在24小时内亲自写了一篇8000字的文章,题为《关于人民民主专政——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八周年》,署名为“毛泽东”。新华社1949年6月30日发表。7月1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头版全文转载。

《论人民民主专政》是毛泽东在1949年发表的唯一署名文章。文章从人类进步的前景和共产党人的价值追求出发,总结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领导民主革命的基本经验,回答了全国人民共同关心的一系列问题,阐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基本思想。文章深刻指出:“人民内部的民主和对反动派的专政相结合,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但主要是工人和农民的联盟工人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是我们的公式,这是我们的主要经验,这是我们的主要纲领人民民主专政的系统思想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国家理论。它与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一起,成为建立新中国的两大基石,也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共同纲领”的理论和政策基础。

■一系列珍贵文件,例如新CPPCC的筹备会议

新CPPCC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座位表...清晰的档案展览恢复了新CPPCC的筹备和召开过程。象山革命纪念馆专门为新CPPCC的筹建设立了陈列柜。100多件展品不仅是珍贵的文物,而且具有极高的史料和研究价值。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并于25日进入象山。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进行谈判的第一步是组织和召开一次新的政治协商会议(CPPCC)。6月15日,新CPPCC筹备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

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毛泽东致开幕词: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了起来。会议通过了一项作为临时宪法的“共同计划”。

"在新CPPCC的筹备过程中的几个重要时刻,这个陈列柜里都有文物。"香山革命纪念馆文物收藏研究室工作人员桂邢星指出了“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的团体名单”原始文件明确指出,新CPPCC筹备委员会由六个小组组成,每个小组分工不同。例如,第一组应拟定参加新CPPCC的单位和代表人数的清单,第六组应拟定国旗、国徽和国歌的计划。

捐赠此档案的陈福新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创始人之一陈舒鸣的女儿。1949年6月,陈舒鸣作为三民主义联合会的代表,出席了9月份新CPPCC预备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这次,陈福信向香山革命纪念馆捐赠了约97(套)原始珍贵档案,其中包括一系列反映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的珍贵档案,如1949年6月16日的《新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组织条例》。反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一系列珍贵档案,如1949年9月2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草案)》和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草案)》;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出版了一系列珍贵的档案,其中包括《国旗图案参考资料》,反映了国旗、国徽和国歌的起草情况。

■成立仪式使用的九头蛇号角

在纪念馆里,一件有九只角的文物在橱窗里显得格外耀眼。这是1949年10月1日在建国仪式上向全国传递毛主席声音的“九头鸟”号角。

1949年北平解放后,陕北新华广播电台于3月25日开始在北平广播,并将呼号改为北平新华广播电台。他们完成了转播建国仪式的任务。

当时,傅郝颖负责广播的技术工作。傅郝颖明白声音是达到最佳播放效果的关键。当时,中国还没有无线传输技术,城市建筑上的声音只能通过扬声器放大,然后通过无线电接收器传输到全国。

但是傅郝颖在实地考察天安门广场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原来天安门广场太大了。那一天,广场上举行了30万人的建国仪式,普通扬声器的音量根本不够。我该怎么办?最后,傅郝颖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九个角焊接在钢板上,并把它们分成三排和三排。俗话说,“九头九鸟”经过测试,“九头鸟”喇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成功地将毛主席的声音传播到全国各地。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

纪念馆的陈列柜里有两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徽。一个未使用,另一个正式使用。1948年,赵陈光从晋察冀军区调到西柏坡中央军委作战部担任参谋。他参与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和徽章的设计和帽子徽章的制作。他完好地保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两个军徽,这两个军徽是1949年4月由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审查批准的。

1948年冬天,解放战争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中共中央军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领导人在河北西柏坡讨论了军队正规化问题。同时,他们提出统一军旗和徽章的问题,并决定由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主持军旗和徽章的工作。收集、综合和讨论军旗和军徽样式的工作委托给了军委作战部第一局,赵陈光也参加了这项工作。

3月25日,中央军委作战部与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一起进驻香山。4月,周恩来批准了陆军部设计的八一军徽设计。赵陈光负责制作军事标志的标准样品。他把画带到了北平前门外西江边的一家工厂,并在五星周围做了一个镀银的军事徽章,上面写着“八一”。周恩来看了之后说电镀太亮太刺眼了。

赵陈光制作了另一个涂有黄色和红色珐琅的军事徽章样品。周恩来检查后,让赵陈光把他的军徽贴在帽子上给他看。赵陈光说:“帽徽后面有铁丝的铁板没有焊接。”周恩来听后说道,“不要用铁丝来固定帽徽。铁丝很容易伤到士兵的头。最好用棉线固定它。”赵陈光把军徽放在帽檐上,用手压了压。周总理仔细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没关系,就向中央征求意见吧。”从那以后,赵陈光就取样征求中央委员的意见。朱德、聂荣臻、李先念等人都对军徽非常满意。

1949年6月15日,新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开幕。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和彭怀德的名义,发布了关于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标志图案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徽图案被宣布为金色边框的五角星,上面嵌有“八一”这个金色的字,也被称为“八一”军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标志正式诞生于中国人民年。

新京报记者张璐见习记者罗晓京

编辑张畅范一静校对李丽君

湖南幸运赛车 江苏11选5投注 江苏快三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