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杜阳林:山里人赶场

2019-11-14 20:27:26 来源:巷口新闻网

杜阳林(成都)我家在距离南部县定水镇二十多里的小山村,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去赶场。小孩子们像一堆小麻雀,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兴奋地尖叫个不停,不时挨家里大人一声呵斥,自然有宽厚的老人软语解围:“算

杜杨林(成都)

我的家人住在离南部县定水镇20多英里的一个小山村里。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是去市场。对孩子们来说,去集市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嘉年华”。成年人只需要说"明天带你去博览会",洋娃娃就会立刻变得非常聪明,害怕因为表现不好而被"取消"去博览会的资格。

在市场的那天,我妈妈一大早就给我和我的四姐打电话,吃了我们热气腾腾的早餐,然后在口袋里放了一些煮熟的紫云英作为干粮来缓解路上的饥饿。早餐是我们平时吃的红条酸菜粥,由于赶集的诱惑,我觉得今天的味道特别好。迫不及待地吃完饭,只等着有人在村门口喊“走哦”,我和村里的孩子们,跟叔叔叔叔一起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

天已经亮了,但是太阳还没有升到树梢的高处,一层薄薄的雾仍然笼罩着山谷。一路上,有几所茅草房和瓦房,瘦而强壮的男人,胸部起伏,腹部起伏,双手呈喇叭状,嘴巴紧闭。从远处,他们用巨大的能量喊道:“我们去市场!”他们激动的声音像撕裂一样撕开了乳白色晨雾的开口。早晨甜美的气息从里面流出来,用布满皱纹的鼻子吮吸。天地都有新鲜植物的味道。

那些原本没有想法去参加交易会的人被“大团队”邀请去换他们的跑鞋。当门被锁上时,他们都笑着回答“来”,加入了集市的洪流。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邀请,一个接一个的喊着,几十里之外的山路上,是一大群男女老少,浩浩荡荡。每个人都爬过山脊,翻过山顶,穿过沟流,穿过拖拉机路,脚步声听起来像鼓声。男人们一边走一边谈论国家大事,而女人们则笑着手挽着手,亲吻,私下交谈。孩子们就像一群麻雀,在人群中打洞,兴奋地尖叫,不时被家里的成年人吼出来。自然,慷慨的老人轻声说:"算了,如果孩子们高兴,他们会投入战斗。"

游行队伍嬉闹着,逗弄着,没完没了的话题和没完没了的故事。漫长的道路,在这叽叽喳喳的说笑中,不知不觉地走过了几十英里长的山路。

当我们到达地下水位时,我们都立刻分散开来,各自去做生意。在我们孩子的眼里,乡镇农场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就像一盘又大又松的沙子。不管有多少“水滴”融化在里面,它都可以在一瞬间被控制住。这是我童年见过的最新最有趣的地方。当这么多人和这么多新奇的东西来到农村时,我觉得我的眼睛不够看,耳朵不够听。毕竟,成年人比洋娃娃更稳定,尤其是那些肩负“买卖”任务的村民。他们会悄悄地走到圈子的上半部,了解市场情况,并且相当清楚。只有到那时,他们才会选择“风水之地”,开始自己的事业。

对于那些销售山货当地产品的人来说,他们可以随意靠在街上,拉出一张塑料布,铺在地上。然后他们可以把货物堆积起来,满意地喘口气。他们坐在街道的边缘,眯起眼睛,抽着烟,休息着疲惫的腿和脚,寻找买主。登山者有清晰而开放的声音,但他们很少张嘴叫卖,而且他们骨子里有一种近乎简单的害羞。他们不是美学大师,但是那些新鲜而有灵性的蔬菜或者有锯齿状骨骼和肌肉的江豆甘,整齐地堆放在塑料布上,像一幅画一样生动自然。

沉默的卖家可以尽快出售他们的山货。一个知道路的买家,看着卖家的衣服和行为,就能认出对方是山人还是二等商人。另一方柔和的背景色与销售的山货的真实新鲜度有关,是自成一体的。聪明的买家一旦敲定商品就不会轻易动脚,但讨价还价的过程仍然是必要的——每个人都想以更低的价格购买更优质的商品,追求“优质低价”已经成为人们难以动摇的人生哲学。在这方面,登山者不如城里人。他们非常直率,不善于和别人讨价还价。

"买家会真正谈论怀疑。"这位有着锋利舌头和锋利舌头的买家很快就拒绝了这种蔬菜,因为它有点浑浊,并要求再加1.5%,后来又拒绝了红薯饼,因为它太小了,而且很难剥皮。价格应该稍微宽松一点。登山者听到这些,感到头晕目眩,咬牙切齿,歪着头。"如果他们有房子,卖房子会更便宜。"商业交易当然是快乐的。

卖完货物后,登山队员们腰挎钱包,手里拿着极薄的钞票,高兴地收集竹条或背,高兴地站起来看热闹,钻进商店。他们赚的钱很快就会变成日常必需品,如盐酱、五金百货、衣服、鞋子和袜子。钱不仅会被愉快地花掉,而且在花钱的过程中也会被享受到。

集市上有这么多美丽有趣的东西,以至于山里人都讨厌他们没有生一双眼睛。江湖上有艺术家。当当敲了敲小锣,把一只毛茸茸的小猴子带到了舞台上。这只小猴子不知何故被训练得如此聪明。他鞠躬,鞠躬,翻筋斗,还戴着帽子。他走路像个“绅士”,逗得村民和观众大笑。一时兴起,他们还从口袋里掏出硬币,奖励这些江湖艺人。一个紧跟时尚并出售时尚服装的年轻人站在一张高高的桌子上,手里拿着一个锡喇叭,大吼道:“价格已经降低了,健康裤不好看,不收任何钱。当你经过的时候不要错过它!”登山者好奇地俯下身,感受着光滑的材料。天气又冷又凉。你在哪里见过这种踏板裤?儿媳妇和女孩们互相推推搡搡,笑着取笑对方,但她们都在等着对方先掏出钱包——她们害怕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太“在海浪中嬉戏”而被村民嘲笑。

这些拿起服装和装饰品的女孩称之为追求完美的人,可以从街道的一端走到另一端,从一家商店走到另一家商店,反复称重和比较。无论价格是高是低还是第二,他们能否买到最新鲜、最漂亮、最令人愉悦的衣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然而,站在“滑雪衫”、“健康漂亮的裤子”和“喇叭裤”等过于时尚的东西面前,他们又变红了,把小姑推到前面,希望她能带路,引领山村的时尚。他们自然也和她“时髦”。山里的女孩们挑选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后面总是跟着几个“参谋”。他们逐字逐句地给出建议。聪明的嫂子自愿扮演讨价还价的角色。卖家也很乐意和一群红脸膛的活泼女孩斗嘴,增加了一些兴奋。

许多来到市场的老人两手空空。他们不是来卖山货的。他们把手放在背后,仔细看着他们见过很多次的街景。他们口袋里装着少量的钱,当市场疲软时,他们会让自己变得“聪明”。老人抬起脚走进他过去常去的茶馆。老人眨眨眼说:“我们来了——请为你的老人坐下。”他大叫一声,一个温暖的吻,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和菊花般的微笑。要有一碗开水冲出来盖碗茶,这位老人此刻看起来不像个山人。这样,他就用了一个老剧本的歌词,“就像一个皇帝坐在金色的宫殿里”。他一边仔细品尝香茶,一边放松放松。如果这一天碰巧有一个讲故事的人,不管是隋唐时期、三国时期还是猫王时期,老人仍然对它着迷,尽管他已经听了十到八次了。他津津有味地听着讲故事的人。他永远不会放弃,直到他听到“预测事情会如何发展,并在下一期听解释”这句话

对酒精上瘾的老人和在茶馆停下来的老人是“双向”的。"老人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喝酒。"我一到定水阁,肚子里的酒虫就醒了,满嘴体液上下翻滚。我太贪吃一缕酒了。他们天生就有最敏锐的嗅觉,闭着眼睛,可以找到最正宗的餐馆和餐厅,有一碗干黄芪或高粱白酒和一盘脆花生。对那些有钱的人来说,他们还会切半公斤猪头或一盘冷猪耳朵,然后用美酒招待自己。葡萄酒和欧芹很美,嘴角是油滑的,头也在颤抖。它非常悠闲。

和姐妹们一起来到市场的小娃娃们不知道什么是疲劳。姐妹俩走进商店看布料,挑选松紧带。他们成群结队地进来,像街上吹来的小旋风一样咆哮着离开。来回奔跑,对一切充满好奇,感觉新鲜。在这个小市场里,他们可以跑来跑去看七八次,当他们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他们会在姐姐身边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姐妹俩刷了一把他哥哥粘在额头上的头发,轻声说了一句“瓜孩子”,然后立刻充满爱意地笑了。他们还买了一些新的小玩意给弟弟玩的时候用。

黄昏时,太阳就像一个疲惫的火球,在天空中悬挂了一天,斜挂在树枝上,慢慢滑向西山。这时,登山者们大声喊着他们的邻居“走,走,走”。结果,每个人都满意地收获了一天,来到体育场的街道上聚集在一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每个人脸上都有微笑,藏在眼睛里的幸福是无法隐藏的。

这仍然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大团队”。登山者们说了他们在市场上遇到的有趣的事情,并唱了他们刚刚从商店立体声音响中“拾起”的两句歌词。他们互相说着有趣的事情,打架和玩耍。有时候情绪太高,玩笑开得太高,还有点争执。两个很好的人突然生了对方的气。然而,有太多的邻居正赶往市场进行交谈和劝说,他们将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再次和好如初。

不管农村有多忙,每个人都不再渴望它了。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自己的家园,分享一天的经历,或者观看他们购买的“战利品”。太阳终于落到地平线下,星星和月亮羞涩地露出来。登山者不知疲倦。在星星和月亮的照耀下,他们坚定不移地走向回家的路,走向茫茫群山,满怀期待地跋涉。

[作者简介]

杜杨林,四川南部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前高级媒体人,曾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和四川新闻奖。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步步为营》、《碧海剑心》、《龙明剑》、《罗凤坡》作者。诗集《历史记忆》;散文集包括《晨风晚雨》和《长风破浪》。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广西快三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